笔趣阁 > 鬼手神医:王妃请上位 > 第955章:行与不行?

第955章:行与不行?

?热门推荐:
????瞧着秋兰那满眸红心,浑身冒泡的模样,穆西脸黑了黑:知道不该听你还听!娇唇如花,眼波婉转……凌兮月那撩人的模样,看得北辰琰一股热血冲上脑门儿,差点没直接喷出鼻血来,但这个时候还是理智占据了上风。

????他赶紧伸出双手,小心翼翼地端上她的腰,“轻点轻点,小祖宗,你动作轻点!”

????这都要当母后的人了,怎么还这么毛手毛脚的,半点不让人省心。

????他看着都觉不放心,还不准他管。

????凌兮月那豪迈的一跨坐,真把北辰琰给吓到了,一连直呼让她轻点,还不忘眼神示意她慢点。

????外面的秋兰听得,双眸唰地亮成了一千瓦的大灯泡,在这漆黑的夜里烨烨生辉的,那豁地大瞪着穆西的样子,活像一只流着哈喇子的二哈,“皇上他他他让小姐轻点!”

????表情很夸张,手舞足蹈的动作也小不到哪儿去,但那嗓音却是压低到了极致,兴奋到爆,却不得不忍着的模样可难受了,只能就近像穆西宣泄分享一下。

????啊啊啊,这么劲爆!小姐不是怀孕了吗,也能干那事儿吗?

????不行不行,她得回去问问御医,小姐可得悠着点啊,小殿下在肚子里面看着呢。

????北辰琰在里面说轻点,秋兰在外面,心里默默地也朝凌兮月道:小姐你轻点,是得轻点啊。

????秋兰那模样,怕是几岁的娃儿都知道她在说什么,穆西虽木讷却不傻,当然听懂了,一张白皙隽秀的面庞,瞬间爆红,直红到了耳根处,渐渐往紫色发展。

????什么人啊这是!秋兰一脸兴奋对着穆西,“诶诶,你说我家小姐和你家主子,谁在上面?”

????按照以往来看,大多时候应该是皇上无疑了,毕竟小姐现在有了小宝宝,肯定是不能被压着的,当然也不能有大动作,也不怪皇上让她轻点。

????穆西几乎浑身都在打颤,咬牙切齿将嗓音压至最低的同时,眼神迅速瞟向左右过往的人流,“住嘴吧你,你是个什么人,大庭广众之下,你羞是不羞!”

????能将穆西逼到脸红脖子粗的跳脚,就差没骂脏话了,这也是一种能耐。

????“羞什么羞,这事有什么好羞的?”

????秋兰瞪着一双水灵灵的杏眸,小声告诉他,“皇上和小姐还做呢。”

环亚ag887|HOME????忽然,秋兰开始上下瞟他,眼神开始变得有些古怪,接着视线一点点下移,若非那圆脸实在可爱得紧,换一个人来,这笑绝对‘猥琐’,“你别告我,你长这么大,还没……”蓦地对上秋兰那贼兮兮的打量眼神,穆西一口心头血,梗在喉咙处,吐不出来,又咽不下去。

????她她她……穆西实在给逼急了,半天憋出一句:“难怪你至今嫁不出去!”

????秋兰耸耸肩,这对旁的女子犹如一颗炸弹的话,对她愣是没造成半点伤害。

????她这也没准备嫁人啊,她要一辈子跟着小姐,陪着小姐的,照顾了小姐,还可以照顾小小姐,小小小姐……马车内,凌兮月大咧咧地跨坐在男人身上,瞧着他紧张兮兮的模样,轻笑道,“大惊小怪的,哪有这么脆弱,你别想用这个借口抵赖啊。”

????她葱白纤细的指尖压上男人的唇瓣,粉舌轻扫着嘴角,一字一句,“愿,赌,服,输。”

????这……真是要了他的命了!车内的四角,都嵌了夜明珠,在夜中释放者柔美的光芒,打在女子那纤细的身影上,勾勒出完美的线条,隐约朦胧最是撩人。

????特别是那娇艳得犹如花瓣的唇瓣,呼唤着人来采撷。

????这个时候,北辰琰哪能听到旁的?

????男人暗红涌动的眸紧黏着女子诱人的唇,呼吸明显粗重了不止一个度,强行克制的他双手微颤,只这瞬息之间,额头都微微涌出的汗意。

????“月儿……别闹。”

????他的嗓音沙哑到不像话。

????凌兮月瞧着男人眸光喷火,心跳加速,呼吸急促,却不得不强按着隐忍不发的难受模样,忽地发现,比起抢占上位,似乎现在更有意思啊。

????“怎么了?”

????凌兮月眉目瞬间一扬笑靥如花开,明知故问,“别闹什么……你是说……”花朵般的红唇轻勾,纤手顺着男人的唇,一直往下去,流水般线条顺畅的下颚,性感如山峰旖旎的喉结,隔着衣衫都能感受到结实如壁的胸膛,再顺势往下去……“月儿!”

????北辰琰一把拽住凌兮月即将惹至爆发点的手,原本额头的细密汗珠,已转成了豆大状,一字字,几乎从牙缝挤出,“你最好别惹我!”

????那濒临崩溃的狂乱眼神,犹如盯着一头羔羊的野兽。

????而眼前的这只羔羊,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,就似为他一人量身特制的毒品,芬芳,甜美,引人犯罪!只是可惜,看得到,碰得到,却吃不到。

????男人心脏狂跳,隔着厚厚的衣物,都能感觉到他的胸膛处在剧烈起伏,双眸之中的火焰更似即将喷发的火山熔浆,离爆发只差一层薄纸的距离,一戳就破。

????四眸相对,一个是满眸天真无邪,一副不明所以的惹火小羊羔,一个是双眸火焰湍急涌动,恨不得将之拆了骨头,吞如腹中的雄狮,已忍受到极限。

????凌兮月终于没忍住,“噗嗤”一声哈哈笑开,笑得倒在了男人身上,直捶他的胸膛,“北辰琰,你也有今天啊。”

????北辰琰搂着怀中笑得花枝乱颤的小妻子,俊脸泛青。

????“诶,你说你平日不是挺威风的吗。”

????凌兮月纤指戳着男人的鼻尖,“现在不行了吧?”

????让他之前就知道欺负她,常常将她折腾得话都说不出来。

????不是不报,时辰未到啊!凌兮月一副翻身农奴把歌唱的嘚瑟小样儿,从内到外,身心无比舒畅,就差没双手叉腰,仰头大笑了。

????这时,耳边传来男人阴森无比的一句话:“你确定,要继续和我讨论行与不行这个话题?”

????伴随着阴恻恻的笑,低低沉沉的炙热气息扑入她的耳中,贯穿全身,“你有本事,就给我一直怀着,否则,到时候,看我怎么把你一节,一节地拆开,一点一点吞,下,肚。”